大唐第一女相最新章节
第66章 同喜同喜
大唐第一女相在线阅读
大唐第一女相最新章节 第66章 同喜同喜在线阅读,请记住我们 冬瓜文学Affxs.Com
    面对苏威凌厉的目光,壮汉心中发怵,但他同时也感受到了来自四面八方的压力。这一辈子,他从来没上过公堂,也从来没有被万众瞩目过。

    今日,他全都经历了一遍,可是,他心中没有得意,只有后悔。

    若是重来一次

    “不用害怕,你看见了什么就说什么,因为说假话很快就会被揭穿。”

    王庾温柔的声音传来,让壮汉为之一震,是啊,他之前说假话,都被揭穿了。

    他面色一凛,收起乱七八糟的心思,老老实实回道:“那天晚上,我正要收摊回家,就看见一位妙龄女子站在湖边,孤零零的,似乎在等人。

    “我一般是戌正收摊,所以记得那个时辰就是戌正。

    “这个时候,一位郎君去了湖边,并与女子交谈。”

    说到这里,他伸手指了指苏亶:“那位郎君就是他。

    “不知他们说了什么,就起了争执,还发生了肢体冲突。

    “我心中惦记家中孩子,没过多关注就回家了。

    “没走几步,就听见了一声巨响,回头去看,就只看见郎君和他的侍从站在岸边,湖中传来了女子的呼救声,正是死者。

    “郎君没有救人,带着侍从跑了。

    “我当时害怕,也跑了,第二天就听到了女子溺水身亡的消息。”

    王庾忿忿指责:“但凡你有良心,及时叫人去救,张雨蝶就不会死了,好好的一个姑娘,还没来得及享受美好年华,就死了。”

    壮汉羞愧地低下了头。

    此时说什么都晚了,人死不能复生。

    王庾看向了眉头紧锁的苏威,高声说道:“副留守,此案已经水落石出,苏亶就是推张雨蝶下水致其死亡的杀人凶手,还请副留守将其关押,从重判决。”

    一听要坐牢,甚至可能还要处斩,苏亶吓得魂飞魄散,抱住苏威的大腿就哭喊:“翁翁,救我啊,我真的没推张雨蝶,真的是她自己跳下去的。

    “我这次真的没撒谎,你要相信我啊。”

    他是真的害怕了,哭得一把眼泪一把鼻涕,好不凄惨。

    但门外的百姓却同情不起来,杀人偿命,这是天理。

    苏威怜惜地看了苏亶一眼,随即摆出一副强硬的态度:“刚才证人说了,他回头后就看见死者已经落水了,也就是说,他没有亲眼看见苏亶推人下水,所以不能判定苏亶就是杀人凶手。”

    王庾顺势接道:“那要怎么解释苏亶在死者落水之后逃跑的行为?难道不是因为杀人后的心虚,或者是害怕被人发现吗?

    “当时死者并没有死,还能呼救,苏亶就算自己不会水,侍从总会水吧?

    “退一万步讲,就算他们两人都不会水,难道不会叫会水的人来帮忙吗?

    “再者是,当时去府衙叫人,也来得及救人,为什么苏亶选择逃跑呢?

    “还有死者手中的残玉怎么解释?那可是苏亶的贴身玉佩。”

    一连串的问题砸过来,苏威哽住,无法辩驳。

    默了片刻,苏威只好硬着头皮回道:“苏亶不及弱冠,还不懂事,哪经得起这般场面?自然是被吓着了。

    “人在受惊的情况下,没有做出正确的选择是正常的,这不能怪他。”

    “呵呵。”

    王庾忍不住冷笑:“一条人命,在副留守眼中就如此微不足道?一句不懂事就能推掉?”

    苏威:“”

    “从目前的证据来看,苏亶就是最大嫌疑人,如果副留守找不出证据证明苏亶没有杀人,那就请副留守按照正常程序将苏亶打入大牢,延后再审。

    “若是半个月内,还是没有找出证据,那就请副留守判斩立决。”

    王庾的话铿锵有力,态度十分强势。

    苏亶大慌:“翁翁,我不要坐牢,牢房太恐怖了,我是房国公府的人啊,我怎么能坐牢呢?”

    是啊,他房国公府的人,怎么能去坐牢?要是消息传回洛阳,指不定有多少人笑话他房国公府呢。

    苏威摸了摸下巴上长长的胡须,发号施令道:“此案疑点重重,现将苏亶软禁在家,待有证据后再开堂审理。

    “来人啊,将苏亶押回府邸。”

    衣着朴素的骁果军终于有机会露面,扶起苏亶就要往外走。

    “谁都不许走。”

    王庾一声大喝,唐俭和段志玄顿时就带着人将门口严严实实地堵住,阻止他们离开。

    两方气势汹汹,目光对视,火星子“滋滋”碰撞,再一次陷入了对峙。

    只是这一回,看着原本属于自己的赤金盔、光明铠穿戴在对方身上,骁果军五味俱陈,心里就少了一分底气。

    不知道他们会不会突然在公堂上“摆阵”?

    苏威气得胡须都翘了起来:“你们你们想造反吗?”

    “我看,是房国公你想造反吧?”

    伴随着沉稳的声音,一道伟岸颀长的身影拨开人群,走了进来。

    看见来人,王庾欣喜地跑过去:“唐公,你凯旋归来啦!”

    李渊听见这话,心中的郁闷一扫而光,脸上顿时就露出灿烂笑容,一把抄起王庾抱在怀里:“哈哈,那是自然。”

    他战无不胜,自然不会输。

    众人齐齐向李渊行礼:“见过唐国公。”

    唐俭和段志玄一干人等看见李渊很高兴,仿佛有了主心骨一般,下巴抬得更高了。

    但有一个人很不高兴,那就是苏威,李渊出现在这里,那就说明赵才失败了。

    他不得不强颜欢笑地迎上去:“恭喜唐国公凯旋而归。”

    “同喜同喜。”

    李渊笑眯眯地回了一句,下一刻,脸色一变,不阴不阳地说道:“房国公这个副留守代管郡务做得很‘称职’啊。

    “包庇杀人凶手,还强硬地要放跑凶手,副留守,你可知包庇凶手,视同共犯?”

    苏威一噎,无法反驳。

    李渊可不想跟他扯嘴皮子,利落地下令:“来人啊,将凶手苏亶打入大牢。”

    衙差正犹豫着要不要去抓人,就见门外走进来一队士兵,抓住苏亶就往外拖。

    张县尉:“”

    衙差:“”

    这好像是他们的差事。

    “翁翁,救我啊”苏亶奋力挣扎。

    士兵一个手刀下去,苏亶“呼救”的声音戛然而止。

    苏威眼睁睁地看着这一幕,却没有丝毫办法。

    论爵位,他和李渊同是国公,但李渊还是皇亲国戚。

    论官职,他只是太原副留守,李渊却是太原留守,官位在他之上。

    裴寂朝百姓们挥手:“好了,案子审完了,大家都散了吧。”

    百姓们意犹未尽地走了,但眼底闪烁着熊熊八卦之火,这下,茶余饭后可有的聊了

    “回府。”

    李渊一声令下,抱着王庾当先跨出府衙大门,秦琼等人紧随其后。

    刚走下台阶,张出尘和李靖匆匆赶来,心急如焚:“王小娘子,我儿子李德謇在哪里?”    目标编号0188冬瓜文学Affxs.Com 随时期待您的回来阅读大唐第一女相最新章节 第66章 同喜同喜全文阅读